牛竞技 - 电竞竞猜平台

牛竞技 > 信息资讯 > 行业新闻 >
最新案例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建站咨询热线:
400-548-6955
行业新闻

改善居民出行环境

来源:未知   日期:2019-08-14 10:17
(1)目前,我国已形成包括扶贫专项金融债、扶贫信用债(含专项债和一般债)、扶贫资产证券化产品在内的较为完整的扶贫债券体系。不同债券品种在发行主体、扶贫方式上存在差异

  (1)目前,我国已形成包括扶贫专项金融债、扶贫信用债(含专项债和一般债)、扶贫资产证券化产品在内的较为完整的扶贫债券体系。不同债券品种在发行主体、扶贫方式上存在差异,但其本质均在于更好地发挥金融扶贫功能,帮助更多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致富。不过,考虑到扶贫债券的利好政策较多地集中在信用债领域,且监管层面也更倾向于充分发挥直接融资在扶贫领域的积极作用。鉴于此,本文将着重探讨扶贫信用债券的发行现状及实操。

  (2)在利好政策的推动下,我国扶贫信用债的发行数量和规模逐年增加。自2016年初至2019年7月中旬,扶贫信用债的发行数量共计57只,发行规模共计446.1亿元。扶贫信用债发行人的主体评级较多地集中在AAA和AA,债项级别主要集中在AAA级、A-1级、AA+级。扶贫信用债的发行主体共计41家,包括35家地方国企、2家央企、3家民企、1家公众企业,其中城投公司数量在全样本中的占比超出6成,不过注册地在贫困地区的仅有7家。从募集资金用途来看,较多地集中于偿还前期投向扶贫领域的债务,带有明显的“以新还旧”特点。从产品设计来看,债券类型比较多地选择交易商协会主管的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其次是证监会监管的公司债,发改委监管的企业债则运用较少;发行方式以公募为主;债券期限以3年期、5年期为主。

  (3)注册地在贫困地区的企业发行的债券可直接被认定为扶贫信用债,发行实操与一般信用债基本相同,笔者不做赘述。对注册地在非贫困地区的企业而言,则必须证明其所发债券的募集资金用途符合金融精准扶贫要求,并列举相关依据,发行实操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具体来看,在发行实操的流程方面应注意以下关键环节:一、募投项目选择or存量债务替换;二、评估项目的扶贫效果;三、合理安排募集资金分配比例;四、债券产品设计;五、落实偿债资金来源。

  扶贫债券融资可以通过间接和直接两种方式实现。间接的扶贫债券融资方式系由银行机构发行扶贫专项金融债,以充裕银行机构可用于扶贫项目或贫困地区的信贷资金;直接的扶贫债券融资方式则以普通企业为发行主体,募集资金将直接投资于扶贫项目或贫困地区。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中发〔2015〕34号)明确要求国开行、农发行“发行政策性金融债,按照微利或保本的原则发放长期贷款,中央财政给予 90%的贷款贴息,专项用于易地扶贫搬迁”。为响应文件精神,人民银行推出了扶贫专项金融债这一创新品种,发行主体为国开行、农发行两大政策性银行,发行场所为银行间债券市场,募集资金全部用于投放易地扶贫搬迁信贷资金。以农发行为例,其于2018年4-5月间发行了总计规模220亿元的扶贫专项金融债(包含“18农发05”及5期续发债),发行利率为4.13%,其拟投放的项目广泛分布在广西、湖南、湖北、河北、河南、山西、云南、贵州、内蒙古、宁夏等多个省市的贫困地区,共惠及数百万建档立卡贫困搬迁人口。截至2019年上半年,农发行共计发行此类债券960亿元。

  除扶贫专项金融债券以外,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还可通过发行基础设施专项金融债、“三农”专项金融债等其他类型的金融债,以更大程度地扶持贫困地区企业或项目。

  扶贫信用债券主要是指非金融企业发行的涉贫债券,包括扶贫专项债券和募集资金用途涉及扶贫的一般信用债券。

  扶贫专项债券包括在交易所市场发行的扶贫专项公司债券(由沪深交易所主管),以及在银行间市场发行的扶贫项目收益债券(由国家发改委主管)、非金融企业扶贫专项票据(由交易商协会主管)。上述三类扶贫专项债券的监管要点如下:①发行人方面:扶贫专项债券均不强制要求发行人的注册地在贫困地区(包括国家级贫困县、连片特困地区、“深度贫困地区”)。②募投项目方面:扶贫专项公司债券仅笼统列举了精准扶贫项目所涵盖的几大领域,如基础设施建设、易地扶贫搬迁、产业扶贫、就业扶贫、生态环保扶贫等;扶贫项目收益债券未作明确规定;非金融企业扶贫专项票据未具体规定项目所涉及的领域,但明确规定精准扶贫用途应符合人行金融精准扶贫要求,精准支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其中基础设施建设类项目需满足服务区域贫困人口数不低于区域总人口数的10%,产业扶贫项目应通过吸纳就业或签订帮扶协议等方式带动扶贫工作,其他类型的精准扶贫用途也应对改善贫困人口的生产生活条件、帮助贫困人口就业增收有积极作用。③募集资金用途方面:不同类型的扶贫专项债券对募集资金投向有着不同的要求。其中,扶贫专项公司债券对于注册地在贫困地区的企业所发行的债券的募集资金用途不作限制,对于注册地在非贫困地区的企业所发行的债券的募集资金则要求用于精准扶贫项目的建设、运营、收购或者偿还精准扶贫项目贷款,且占比不得低于募集资金总额的50%;扶贫项目收益债券要求募集资金100%投向扶贫项目建设和运营,不得置换项目资本金或偿还与项目有关的其他债务;非金融企业扶贫专项票据则要求发行金额100%用于精准扶贫项目建设、偿还精准扶贫项目借款或补充精准扶贫项目营运资金等扶贫用途[1]。④信息披露方面:扶贫专项公司债券、非金融企业扶贫专项票据均要求进行在发行文件中明确披露扶贫项目的相关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募集资金用途符合金融精准扶贫要求的相关依据、预期扶贫效果、具体扶贫计划、投资收益模式、中央及地方政策支持情况等,同时存续期内应披露募集资金使用和精准扶贫项目进展情况;扶贫项目收益债券则未进行具体规定。

  募集资金用途涉及扶贫的一般信用债券在债券类型上非常多样,包括企业债、公司债、中票、短融、PPN等各种形式。具体来看,一般涉贫信用债主要包括以下三种:一是,由业务涉及贫困地区但注册地在非贫困地区的企业发行,募集资金少部分(<50%)用于企业在贫困地区的项目投资、业务运营或扶贫项目债务偿还。如“17桂交投MTN001”所募集15亿元中的2亿元用于精准扶贫高速公路项目建设,占全部募集资金的比例为13.33%;“18豫投资SCP001”所募集12亿元中的4亿元用于补充开展产业扶贫的子公司的营运资金,占全部募集资金的比例为33.33%%。二是,由业务涉及贫困地区但注册地在非贫困地区的企业发行,募集资金的全部或大部分(≥50%)用于扶贫项目投资或债务偿还。如“17陕交建MTN001”所募集20亿元中的18亿元用于偿还涉及扶贫的高速公路项目的银行贷款,占全部募集资金的比例为90%;“18兰州交通MTN001”所募集的2亿元全部用于偿还发行人已用于扶贫项目G341永登至中川公路一期工程的农发行贷款。上述两种债券所涉扶贫项目通常为贫困地区的高速公路、农业综合开发、停车场建设、生态建设、土地整治、环境综合治理、棚户区改造等,且多为政府购买项目、PPP项目,不乏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持。三是由贫困地区注册企业发行,募集用于自身经营。如“16思润债”的发行人为贵州思州润峰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地在岑巩县(国家级贫困县),其作为岑巩县城市基础设施及市政施工建设的总承揽投资主体、项目业主及全县政府公益性建设项目总承包商,承担了该县范围内的全部建设任务,此次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亿元,全部用于岑巩县亚坝小区扶贫生态移民安置及廉租房工程项目。

  扶贫资产证券化产品主要包括证监会主管ABS、银保监会主管ABS、交易商协会ABN。对于贫困地区而言,利用当地能产生稳定现金流的资产进行证券化,实现高效、低成本、风险可控的融资,是实现金融脱贫的重要手段。具体来看,贫困地区可进行证券化的资产包括债权、收益权、权利凭证等。其中,可证券化的债权类资产主要包括扶贫专项贷款、机械设备按揭贷款、保单质押贷款以及对贫困户的小额贷款等;收益权类资产主要包括水电热气收费权,污水处理、垃圾处理等企业的收费收益权等;权利凭证类资产主要包括景区门票、观光车船乘坐凭证等。此外,贫困地区的中小企业还可以基于龙头企业信用的应收款权进行反向保理ABS,促进当地相关产业的发展。下面,笔者将重点介绍几个具有代表性的扶贫资产证券化产品及其预期扶贫效果。

  (1)以债权类资产为基础资产的扶贫ABS:“中金-贵诚惠农微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其原始权益人为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其基于农村电商体系和风险管理系统,通过农村合伙人、农村供应链中龙头企业,精准识别扶贫对象的资金需求,并向其发放用于生产经营活动的贷款,并以这些贷款为基础资产进行证券化融资。此次发行的募集资金总额为2亿元,其中优先级证券规模1.84亿元,分层占比92%。从预期扶贫效果来看,本单ABS的成功发行能充裕华能贵诚信托开展农村金融业务所需资金,进而能为更多贫困地区的小微企业主、创业农户提供便捷的金融服务,不仅有利于解决农村金融的高成本、低效率问题,还能促进乡村振兴、扶贫攻坚进入“精准滴灌”“造血扶贫”的良性循环。

  (2)以收益权类资产为基础资产的扶贫ABS:“国金-阆中天然气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其原始权益人四川阆中燃气有限公司位于四川省南充市阆中县(原国家级贫困县,已于2019年4月退出贫困县序列),以天然气收费收益权为基础资产,总发行规模5.25亿元,其中优先级证券规模5亿元,分层占比95.24%。从预期扶贫效果来看,本单ABS的成功发行有利于阆中市进一步完善城乡供气网络,提高当地用气安全,改善居民出行环境。

  (3)以权利凭证类资产为基础资产的扶贫ABS:“开源-普者黑国家级景区扶贫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其为上交所发行的首单旅游扶贫ABS,也系继巴拉格宗ABS和天瑞旅游ABS之后的第三单旅游扶贫ABS。其原始权益人为云南普者黑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位于国家级贫困县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基础资产为向游客销售的普者黑景区游船凭证,发行规模7.5亿元,其中优先级证券规模7.1亿元,分层占比94.67%,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景区建设和运营。从预期扶贫效果来看,本项目有利于打破当地区域性的内生经济闭环,在推动景区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的同时拉动周边住宿餐饮业等相关产业,能为更多群众创造就业机会,促进增收脱贫。

  综上可知,我国已形成包括扶贫专项金融债、扶贫信用债、扶贫资产证券化产品在内的较为完整的扶贫债券体系。虽然不同债券品种在发行主体、扶贫方式上存在差异,但其本质均在于更好地发挥金融扶贫功能,帮助更多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致富。目前,扶贫债券的利好政策较多地集中在信用债领域,且监管层面也更倾向于充分发挥直接融资在扶贫领域的积极作用。鉴于此,本文将着重探讨扶贫信用债券的发行现状及实操。

  在利好政策的推动下,我国扶贫信用债券的发行数量和发行规模逐年增加。自2016年初至2019年7月中旬,扶贫信用债券的发行数量共计57只,发行规模共计446.1亿元。其中,2016年、2017年、2018年的发行数量分别为2只、15只、24只,发行规模分别为7亿元、140.5亿元、187.1亿元。截至2019年7月中旬,扶贫信用债的发行数量达到16只,发行规模达到131.5亿元(见图1)。展望全年,2019年扶贫信用债的发行量将大概率超过上年水平。

  从信用级别来看,扶贫信用债发行人的主体评级较多地集中在AAA和AA,其中主体评级为AAA级的发行人所发债券的规模达到306.5亿元,占全部扶贫信用债发行规模的比重超过6成,显示多数扶贫信用债发行主体具备较高的信用资质。债项级别方面,AAA级、A-1级、AA+级的债券发行规模共计396亿元,占全部扶贫信用债发行规模的比重高达84.96%,反映出目前已发行的扶贫信用债具备很高的信用资质(见表1)。

  剔除重复值后,扶贫信用债的发行主体共计41家。从企业性质来看,41家发行主体中包括35家地方国企、2家央企、3家民企、1家公众企业。35家地方国企中,有26家为城投公司,9家为普通国企。据此测算,城投公司数量在全样本中的占比为(26/41)*100%,也即63.42%,显示扶贫信用债的发行主体中城投公司的数量已超出6成。此外,本文统计发现,扶贫信用债发行主体中仅有7家注册地在贫困地区,剩余34家均为非贫困地区企业,这主要与贫困地区企业资质普遍较差、达不到发债门槛有关(见表2)。

  从募集资金用途来看,主要集中于偿还前期投向扶贫领域的债务、扶贫项目建设运营、补充流动资金等。其中:100%用于偿还债务的债券数量为25只,规模共计228.6亿元,在总体样本中占比最大;其次为募集资金同时用于偿还债务和扶贫项目的债券,规模共计77.5亿元;再次为募集资金同时用于偿还债务和补充流动资金的债券,规模共计75亿元。相比之下,100%用于扶贫项目建设、运营的债券规模仅为33.5亿元,在全部扶贫信用债中的占比不足10%;同时用于扶贫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的债券规模也只有2只,规模共计40亿元(见表3)。综上可知,已发行的多数扶贫信用债券都带有明显的“以新还旧”特点,真正投资于扶贫项目建设运营的情况很少。

  从产品设计来看,扶贫信用债主要表现出以下几个特征:债券类型方面,比较多地选择交易商协会主管的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的形式,尤其是中期票据;其次是证监会监管的公司债,以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为主;发改委监管的企业债则运用较少,已发行的债券数量仅为4只,规模合计20亿元,且均为私募的项目收益债。发行方式方面,以公募为主,发行数量为34只,规模共计362.5亿元;私募发行的债券数量为23只,规模共计103.6亿元。债券期限方面,以3年期、5年期为主,2年及以下、7年及以上的数量均较少(见表4)。

  对注册地在贫困地区的企业而言,其发行的债券可直接被认定为扶贫信用债。牛竞技发行准备阶段,仅需要说明自身注册地确实位于贫困地区——国家级扶贫工作重点县、连片特困区贫困县或深度贫困地区(“三区三州”),不需要对募集资金用途进行特别限制,用于扶贫项目的建设、运营或者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均可,同时其偿债也主要依赖自身经营收益、资产变现或外部融资。鉴于此,该类扶贫信用债的发行实操与一般信用债基本相同,流程也比较简单,笔者不做赘述。

  对注册地在非贫困地区的企业而言,则必须证明其所发债券的募集资金用途符合金融精准扶贫要求,并列举相关依据,这其中就涉及比较多的注意事项。具体来看,在发行实操的流程方面应注意以下关键环节:

  发行扶贫信用债并不强制要求其募集资金直接投向扶贫项目,也可以用于偿还前期投向扶贫项目的债务资金。因此,若找不到合适的募投项目,也可以对投资扶贫项目形成的存量债务进行梳理,选择若干扶贫效果较为显著的项目并将相关借款“打包”,以偿还扶贫债务的名义来发行扶贫信用债。从发行现状来看,城投公司在全部扶贫信用债发行主体中占比超过6成,这某种程度也为强监管下的城投公司提供了一种新的发债思路,也即:要么在拟实施的项目库中寻找具有扶贫效果的项目作为募投项目来发债,要么在存量债务中寻找投向扶贫项目的那部分债务进行“打包”来发债。我们认为,城投公司发行扶贫信用债的成功率应大概率高于发行一般信用债。

  无论扶贫信用债的募集资金是用于偿还前期投向扶贫项目的债务,还是直接用于扶贫项目的建设、运营,都需要对相关项目的扶贫效果进行评估。目前来看,对于不同类型的扶贫项目来说,判断其扶贫效果是否显著的依据存在差异。其中,基础设施建设类项目有明确的定量要求,即需满足项目服务区域的贫困人口数不低于区域总人口数的10%;产业扶贫项目要求通过吸纳就业或签订帮扶协议等方式帮助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致富,其“扶贫带动作用”的判断需参照人民银行《关于建立金融精准扶贫贷款专项统计制度的通知》(银发【2016】185号),也即微型企业、小型企业、中型企业和大型企业分别雇佣1个、3个、5个、10个贫困人口可被认定为扶贫带动;易地扶贫搬迁、生态环境改造、农田基本建设等其他类型的精准扶贫用途要求对改善贫困人口的生产生活条件、帮助贫困人口就业增收有积极作用。

  从扶贫信用债相关的监管规定可知,发改委监管的扶贫项目收益债要求募集资金100%用于扶贫项目建设、运营(普通的扶贫企业债无明确要求),证监会监管下的扶贫公司债要求用于精准扶贫用途的占比不得低于募集资金总额的50%,交易商协会主管的扶贫票据要求用于精准扶贫用途的占比不得低于募集资金总额的30%。鉴于此,扶贫信用债的发行主体和主承销商在安排募集资金分配比例时,应确保其用于精准扶贫用途(项目建设、偿还项目借款或补充项目营运资金)的占比不低于30%。

  在扶贫信用债的产品设计环节,最重要的工作是选择债券类型、测算债券规模。假设拟用于发债的项目投资金额或项目借款金额为N:若发行人对流动资金的需求较大,可选择扶贫票据,发行规模=N÷30%;若发行人对流动资金的需求一般,可选择扶贫票据或扶贫公司债中的任何一种,发行规模=N÷(50%~100%);若发行人对流动资金完全没有需求,其可以选择的债券类型范围则基本不受任何限制,发行规模=N。需要提醒的是,与扶贫公司债、扶贫票据不同,发行扶贫项目收益债要保证募集资金100%用于精准扶贫项目的建设和运营,不得用于偿还与项目有关的其他债务,因此选择此种债券类型需特别慎重。对于发行方式、发行期限、增信措施等,则需结合发行人的能力和意愿、项目现金流回收情况、发行成本、外部融资环境、投资者预期等多方面因素来进行合理化设计。

  虽然扶贫信用债带有公益色彩,但其归根结底是债务,需要偿还本金和利息。那么,扶贫信用债的本息该如何偿付呢?

  其一,对于基础设施类扶贫项目及供水、供电、供热、供气等相关配套项目,可通过政府采购项目结算、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付费、使用者付费等方式回收现金流来偿还债务。比如“18兰州交通MTN001”所对应的扶贫项目为“G341永登至中川公路一期工程”,该项目的回报机制为政府支付的采购资金(包括支付的投资成本、代建服务费),金额共计13.76亿元,支付期限为20年,为债券本息的偿付提供了较为稳定的资金来源。

  其二,对于产业扶贫类项目,比如旅游业、养殖业、生态林业等,均可通过项目经营取得收益,并以不断积累的收益来偿还债务。比如“18广西林业MTN001”所对应的扶贫项目为“广西国家储备林基地建设”,该项目的收益主要来自木材、间伐材、薪材、松脂等产品的销售收入,还包括一定的营造林补贴、财政贴息等,均可作为较为可靠的偿债资金来源。

  其三,对于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可通过利用增减挂钩政策、置换用地指标上市交易的方式获取收益,进而来偿还相关债务。比如“16泸扶贫NPB01”“16泸扶贫NPB02”所对应的募投项目为泸州市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共涉及叙永县、古蔺县的搬迁户数28623户(包括贫困户16647户),其项目收益主要来源为政府购买服务收入,具体为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指标流转收益及财政专项补助,为发行人提供了较好的偿债保障。

  此外,扶贫信用债的偿债资金来源还包括资产变现、政府支持、外部融资、担保方代偿等渠道,均需发行主体仔细斟酌、合理安排。

  [1] 与非金融企业扶贫专项票据不同,普通的扶贫票据要求当期债项募集资金中拟用于精准扶贫用途占比不低于30%,其余部分可以用于企业其他正常生产经营活动。

 
分享到: